Columns
10 years on Image

10 years on

Melbourne Water moving to Docklands
Read more >>

Away from the desk Image

Away from the desk

The little bent tree
Read more >>

Chamber update Image

Chamber update

COVID-19 and Docklands businesses
Read more >>

Docklander Image

Docklander

A staunch Docklander
Read more >>

Docklands Secrets Image

Docklands Secrets

Conflicting speeds
Read more >>

Chinese

墨尔本市长工作寄语
Read more >>

Owners' Corporation Management

Performance-based alternative solutions the key to cheaper cladding replacement costs
Read more >>

Fashion Image

Fashion

Top five street style trends
Read more >>

Health and Wellbeing Image

Health and Wellbeing

Don’t let working from home compromise your health and wellbeing
Read more >>

Letters Image

Letters

Bring on the lasers
Read more >>

Business Image

Business

Something fishy from The Espressionist
Read more >>

Owners Corporation Law Image

Owners Corporation Law

Social distancing in apartment blocks is hard to do, but necessary right now
Read more >>

Maritime

Tyranny of distance?
Read more >>

Pets Corner Image

Pets Corner

Full of Beans!
Read more >>

SkyPad Living Image

SkyPad Living

OC support in a time of COVID-19 - a tale of two cities …
Read more >>

Street Art Image

Street Art

Goodbye from Blender Studios
Read more >>

Sustainability

How fast is fast fashion?
Read more >>

The District

Eat your way through our most delicious hot spots
Read more >>

We Live Here Image

We Live Here

Microorganism dismantles Airbnb - will it ever recover?
Read more >>

Abby's Angle  Image

Abby's Angle

The world is a battlefield. Fight, but without exception, choose kindness
Read more >>

Editions

Chinese - April 2020

31 Mar 2020

Chinese - April 2020 Image

零工经济的灰色区域

撰稿 Meg Hill

去年11月,维多利亚警方在中央商务区的一次交通行动中,对类似UberEats的快递员发出了200张罚款单,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违法罚款是与快递骑车者有关。

州政府将在3月31日前公布一份“零工经济”劳动力调查报告。由于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这个报告可能会延迟出台。

但是目前的社交距离和自我隔离已经让我们更加依赖这些零工快递员。随着我们外出越来越少,企业开始关闭公共区域,可能仍然会有许多送货员在我们的街道上,给我们送来食物。

2018年,州政府委托对劳动力进行调查时,当时的背景报告估计,澳大利亚约有8万人通过Uber,UberEats和Deliveroo等“点对点”快递平台获得收入。

但是,法律专业人士和政府对整个“零工经济”中工人的地位和权益缺乏确定性。

墨尔本大学的阿丽西亚·布莱克汉姆副教授(Alysia Blackham)说,澳大利亚需要有法律来保护这些工人。

布莱克汉姆副教授说:“问题在于我们的法律在多大程度上能适用于这些不符合我们传统雇员观念的人。”

“对于许多平台来说,这种工作关系不是平台和快递(Deliveroo)驾驶员之间的关系,而是消费者和快递驾驶员之间的关系。”

“各种平台正试图摆脱其责任,或者缩小其责任。”

这可能意味着,如果快递骑车者出了事故,即使是由于培训和条件不佳造成的,他们也要承担个人责任。 相反,如果这些骑车者遇到就业问题,他们很难证明自己与平台(而不是消费者)有关系。

在收到罚款单时,快递骑车者则要承担个人责任。 在去年的那次警察行动中收到罚款的车手们告诉《时代报》,那次的罚款等于他们一整天的工资。

 

弱势群体的不同危机

当社会陷入停顿,活动被取消,企业关闭,并且我们大多数人都准备居家自我隔离时,我们的弱势群体又会怎样呢?

撰稿 Meg Hill

中央商务区的无家可归者和那些关心他们的组织正准备应对可能很快就会感受到的可怕影响。食物、医疗资源和建筑物的所有资源都将用于照顾先前存在的无家可归群体,以及在危机期间可能涌入街头的人群。

救世军少校布伦丹·诺特尔(Brendan Nottle)表示,慈善机构正在拼命工作。

诺特尔少校说:“我们已经在自己经营的咖啡馆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服务,首席医疗官认为这是一项必要服务,我们正在竭尽所能保持营业并维持安全。”

“昨天,我们用了约八个小时对大楼进行了法医清洁。然而清洁工今天下午又回来了再用了八个小时。”

他说,咖啡厅已经用一次性用具代替了所有餐具,正在运送更多的冰柜进行存储。我们正在与墨尔本市政合作寻找楼房,让无家可归者离开街道,并且能够独处和隔离。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避免出现最糟糕的情况。

诺特尔少校说:“我们正在为可能要关闭咖啡馆并送餐到街上的这一天做准备。”

“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已经购买了口罩,并正在设法购买防护服用于运送人员,使那些人不会挨饿并保持其社会联系。”

随着对每个人的社交距离要求,诺特尔少校说,我们更应该意识到这对无家可归者和弱势群体意味着什么。

他说:“对于我们工作对象的社会隔离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

“我们将需要在大街上检查人们的身心健康。”

“我们正在尝试在一个安全可靠的环境中获取大量食物。”

“大概会有很多以前从未接触过我们的人。”

诺特少校说,救世军也在研究技术交流能力,以检查精神健康,保持社会交流的开放性——即使是在保持一定社交距离的情况下。

他还感谢维多利亚州政府和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在3月18日宣布的对无家可归和公共住房的支持。

 

病毒笼罩这座城市

正如全国乃至全球大多数地区一样,墨尔本市当地社区和当地经济正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

中央商务区(CBD)的工作岗位已经流失,这意味着在CBD的上班者失业了。客流量减少,销售额直线下降。在联邦和州政府宣布刺激计划的同时,墨尔本市政宣布了自己价值超过1000万澳元的刺激计划。

该一揽子计划主要针对市区的小型企业,其中包括:

在墨尔本市政厅举行虚拟的商业支持峰会;

有关食物提供的注册以及街面商铺交易许可审批暂停三个月;

为在市政拥有的物业中符合条件的租户减半租金三个月;

提供及部署临时工和非全日工作的机会,以加强城市的整洁和舒适;

在3月底之前制定一份困难时期的市政费政策供考虑。

市政议员强调刺激计划只是一个开始,更多措施可能将在“未来几周”内宣布。

副市长阿伦·伍德(Arron Wood)说: “我们认识到,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现金流管理将成为小型企业的紧迫问题。”

“我们正在开发一项投资计划,为企业提供直接支持。 其中将包括高达100万澳元的研究和支持费用,以及高达50万澳元的拨款,以支持企业发展电子商务和在线服务。”

“我们还将实施礼宾式商务服务,为这次受疫情影响大的墨尔本企业提供一对一的建议和支持。”

由副市长阿伦·伍德提议的商业支持峰会也是一次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维多利亚州首席卫生官以及维多利亚州工商会的合作。

市长萨利·卡普(Sally Capp)表示,该计划将为受周一宣布的全州紧急措施影响的企业提供支持,这些措施包括实施社交距离,以优先考虑健康和安全。

市长说:“这种病毒对经济影响将是巨大的,我们鼓励所有人尽其所能支持本地企业。”

她说:“在与Spotless 服务公司合作中,我们还将为大约200名受影响的临时员工提供交叉培训和就业机会,这些员工将被重新部署,致力于改善城市的清洁和形象。”

市政还将与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管理部门合作,为商家提供适当的支持。

市长说:“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帮助企业保持营业,让墨尔本人继续工作。”

3月17日市政会议上,艺术界和文化界的代表也概述了他们在当地和全国范围内已经感受到的影响。

 

住房危机 上级政府无所作为

墨尔本市议员抨击上级政府对住房危机做出的“丢脸”回应,并表示“一切照旧”不会再给这座城市带来好处。

撰稿:David Schout

在通过一项新的经济适用住房战略草案时,一些被认可的政策将无权实施真正的改变,市议员们呼吁就紧迫的问题采取紧急行动。

圣劳伦斯兄弟会(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的前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弗朗西斯·吉利(Nicolas Frances Gilley)议员表示,经济适用房不足的问题在最近几年已大大恶化。

他在3月3日的未来墨尔本委员会会议上说:“这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大问题,并已经成立了许多相关组织。”

“当州政府开始建造公共住房时,我们也确实作出了回应。但是事情变了,我们停下来了,整个倒退了。不仅如此,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取而代之……,我想对州政府说,你们对此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作为了,你们已经处于可以有所作为的位置了。”

市政透露,目前至少有5500套中低收入人群负担得起的出租房短缺,如果不采取措施,到2036年,这个数字将翻两番,达到23200套左右。

所谓“负担得起的”租金通常被定义为家庭收入的30%以下。

当租金的支付额超过这一水平时,租户被迫牺牲其日常生活必需品,如食物、医疗保健或教育。

市政的战略草案承诺,要游说维多利亚州政府进行“包容性分区”,此举将迫使开发商在新开发项目中纳入一些经济适用房。

它的目标是在市政府拥有的土地上(在市中心很少的一部分土地),以提供高达25%的住宅开发作为经济适用房。

市议员罗汉·勒珀特(Rohan Leppert)说,即将到来的公众咨询,以及随后的最终决策,是本届议员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但他也承认,与州和联邦政府相比,市政府的作用仍然很小。

 

Stay in touch with Docklands. Subscribe to FREE monthly e-Newspaper.

You must be registered with Docklands News to be able to post comments.
To register, please click here.